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买床,连西门庆都纠结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8 11:09:42  

友人久被失眠困扰,痛苦不堪,终日恍惚如梦游。前两天下榻苏州某五星级酒店,竟然一夜好梦,可回到家继续失眠,照样数羊数到清醒。友人总结,觉得是酒店的被子大而舒适,于是决定买条回来。酒店服务周到,明码标价,还可快递,没两天友人盖上了同样的一条埃及棉的被子。第二天一问,继续失眠,于是他再买床垫, 当再次无用时,他尽然琢磨起是否要换上酒店的那张床。

男人对床眷恋挑剔貌似自古有之,比如那个李渔,在《闲情偶寄》里就曾发感慨说“人生百年,所历之时,日居其半,夜居其半。日间所处之地,或堂或庑,或舟或车,总无一定之在。而夜间所处,则只有一床,是床也者,乃我半生相共之物。”这如此重要的物件,确实要重视起来,否则半生的幸福岂不毁了。 中国古人的床很有花头,从低到高,有榻、罗汉床、架子床和极其恢宏的拔步床。其间功能、款式无比复杂,说上几天几夜也不一定能数叨清楚。床对古人来说,不止是睡眠卧具,更是财富的象征。那功能齐全,如同小型卧室的拔步床一向昂贵,《金瓶梅》里有记载说,西门庆曾花16两银子买了黑漆欢门描金床,而同时一个丫头的行价也不过5两,能做点厨房活计的再涨上一两。 想当年在和绅的抄家清单中就有镂金八宝床四架,赤金镂丝床二顶,镂金八宝炕床二十四张。这还不算多的,更狠的要数严嵩,据《天山冰山录》里记载,他一共被抄出640张床,那得多大的地方才能藏下如此家当。马未都曾调侃说,“这数量搁在今天好去开宾馆了。”

在浙江,曾有“十里红妆”的习俗,父母为女儿准备一应嫁妆,小到梳妆匣,针线盒,大到桌椅、橱柜。其中朱金千工床更是华丽异常,俗话说“一世做人,半生在床”,所以用上最好的木头,使上最精细的做工,朱金雕刻、镶嵌螺钿,把个床当艺术品精雕细作。娘家为女儿配备了一切,希望她在夫家受尊重和礼遇。新嫁娘的一切用度都由自家带来,不麻烦夫家,甚至娘家还备有一幅红漆棺材,哪怕生老病死也由娘家照应。如此厚爱,女儿大可以放心做人媳。想有文艺女友曾放言到,结婚时别的东西都可以不管,但那张床一定要自己买,争吵之时,大可以让夫“滚下床去”,何其痛快。那个花大价钱买床的西门庆就因此得罪了潘金莲,她嫌不如李瓶儿的好,又哭又闹,弄得西门大官人只好再花上60两银子买了一张螺钿敞厅床才算了事。女人连衣裳尚且要比,何况与床。

如今我们很少人家再使用这古旧式样的床,多为普通的西式简单式样。我们对床的要求也很简单,一是舒服,二是安全,别要甲醛超标什么的,其他的也就不再苛求。偶有追求的朋友也曾舍得花重金在此,比如一掷30万,买张早两年出名的名牌床,原本是想好好享受一番,让自己的半生时间过得更有意义,没想到好梦没做上几个,反倒添了几多烦恼,为甲醛的指标操上了心。其实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,睡眠质量的好坏和这雕花与木质不成正比,哪怕睡龙床的皇上,晚上也得放下帐子,任何镏金都看不见。如今这会,谁要说没有失眠的困扰,那是顶大的幸福,所以那些睡在名牌床的友人们,如果它能伴你安然到天明,那不如就留着它,30万放之一生,一夜也合不到多少钱,总比住5星级酒店便宜。 能用少许钱换来一夜好梦,这买卖还是划算的。

我那位要换床的友人后来终于打消念头,他回忆起来,那晚留洋在外的女友回国出差,因此他才一夜好梦。 他说再等上半年,守得美人归,不如到时再换新床新铺。只是,该买那款,该选那种材质,男人继续纠结,一夜好梦,真的好难。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